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花木新闻

鸡爪槭-苗族与枫香植物文化的渊源探析

2016-4-29 19:25:39      点击:

扬州市枫艺苗木网主营:鸡爪槭鸡爪槭苗

长期以来, 以植物为象征, 表达人的情感, 是我国各民族语言文化中一种共同现象。人们在欣赏花草树木外在美的同时,也将内心的感情和审美情趣都寄托于植物之中, 并赋予了它们某种特定的意义, 因而使其具有丰富的文化心理,在生活习俗和铸就民族性格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 1] 。 崇拜植物是世界民族文化的共性, 枫香就是苗族人寄予希望和崇拜的 “神树” 。

1 枫香概述
1.1 枫香的生物学特性
枫香( Li qui dam barf orm osan a) 又称作为枫木、 枫树、黑饭木、 三角枫等, 落叶大乔木, 隶属金缕梅科。高达0m , 胸径可达 1. 4m ; 有芳香树液, 树冠广卵形。 树皮灰褐色, 方块状剥落; 单叶互生, 阔卵形, 掌状 3 裂, 中央裂片较长, 先端尾状渐尖, 基部心形, 边缘有锯齿, 叶柄长达 11cm , 托叶线形, 早落。 头状果序圆球形, 木质, 直径 3~4cm , 宿存花柱长 1. 5cm , 刺状萼片宿存; 花期 3~4月, 果期 10 月 [ 2] 。

1.2 枫香的生态学特性

枫香喜光, 幼树稍耐阴, 喜温暖湿润气候, 也能耐干旱瘠薄, 不耐水湿, 在较瘠薄的山瘠、 山坡、 峭壁、 石缝中均能生存,在中、低山丘陵平原谷地生长尤为迅速,在湿润肥沃而深厚的红黄壤土上生长良好。深根性, 主根粗长, 根系发达, 抗风力强, 不耐移植及修剪,在自然条件下表现出很强的适应性和抗逆性。分布于我国长江流域及以南地区, 西至四川、 贵州, 南至广东,东到台湾; 亦见于越南北部, 老挝及朝鲜南部。垂直分布于海拔 1000~1500m 以下丘陵及平原。
1.3 枫香的应用价值
1.3.1 观赏价值。枫香树干通直、 圆满, 树冠宽阔, 高大雄伟, 深秋叶色红艳, 美丽壮观, 是江南地区著名的秋色叶树种。 它既是荒山造林绿化树种, 又可作园林叶色观赏树种, 可于草地孤植、 丛植, 或于山坡、 池畔与其它树木混植, 秋季观赏效果甚佳, 很多庭院也广为栽植。
1.3.2 药用价值。 枫香之根、 叶及果实亦入药, 有祛风除湿, 通络活血功效。叶为止血良药; 树脂可作苏合香之代用品, 药用有解毒止痛、 止血生肌之效。
1.3.3 工业价值。枫香树脂香气幽雅持久, 用于调配香精, 可作为优良的定香剂。 此外枝叶、 果实均含有精油,可以作为香精的工业原料。 木材轻软, 结构细, 易加工,但易翘裂, 水湿易腐, 若保持干燥则颇耐久, 可做建筑及器具等材料。 其锯屑、 枝梢可用来培养香菇、 木耳等。
2 枫香与苗族的渊源探析
2.1 苗族村寨中的枫香
苗族是一个古老而历史悠久的民族,它经过了 5次大迁徙, 在贵州、 湖南、 云南、 四川、 广西、 湖北、 海南等省份均有分布, 但多数聚集在黔东南地区, 从而造成苗族支系很多, 一般相近的支系集中在一起, 形成一片片不相联系的聚居区, 苗寨星罗棋布, 规模大的数百户以至上千户, 小的十几户、 数十户不等。苗族村民多在依山傍水的山间河谷地带安家落户,苗寨大部分依据“依山而寨, 择险而居” 、 “聚族而居, 自成一体” 的特点建造。苗寨的选址多是背靠大山, 正面视野开阔, 广阔的耕地作生产基地,并且可以挡风向阳,减少寒气压迫, 利于植物的栽植。 高山地区失水是对生态的最大威胁, 因此苗寨选址多在水源丰富且方便的地段, 同时还要注意山洪的危害, 避开较大的冲沟以防水患, 利用一定坡度的自然沟壑以供排泄; 地势险要, 有土可耕。有的苗寨选在山巅、 垭口或悬崖惊险之处, 居高临下, 前可守, 后可退, 再辅之以寨墙, “寨” 的称号可谓名符其实。 山寨基地坚固可靠, 没有滑坡危岩。 同时寨周边还要有适宜于农业耕作的土地以供生活之需。苗族人民惜土如金, 寨址多布于岩丛乱石地段, 其空余的土地利于耕种,耕作与防守相结合的原则也是基于生态环境的保护所作的全面考虑。 苗寨一般选择风水好的地方,周围自然环境优美, 风向、 日照、 水流、 山势、 林木等对居住均较相宜。 由于受外界的影响小, 苗族村寨一般都能保持传统的旧貌,并与自然环境共处于统一和谐的关系, 景观也多富有变化 [ 3] 。苗族村寨经常使用的天然材料如土、 石、 木材等, 无论在色彩和质感上都极易与自然环境取得谐调的关系。苗族村寨多位于山区中,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充沛的雨量及复杂的地貌特征,使其拥有大量的自然植被。枫香喜光、 喜温暖湿润气候, 非常适宜在自然条件良好的苗寨生长。枫香也是苗族分布区域的地带性森植被中的主要乔木阔叶树种。加之苗族村民有很强的环保意识, 把植树造林作为传统节日来过, 每年农历的 2~3 月间,不论男女老少都大量地买卖树苗进行栽植。其中枫香作为苗族最崇拜、 最喜爱的植物之一, 种植在苗寨, 作为他们的 “保寨树” 、 “风水林” 。并且制定了村规民约, 形成自我管理机制, 严禁砍伐, 有效地保护了树木。 因此, 无论在苗寨的村头寨尾、 井旁路边, 还是房前屋后或不远的山垭口, 均可看见枫香的身影。 它不仅是苗寨的重要经济林,而且也给村寨的生态环境增添了一道天然屏障。此外,杉木 ( Cunni ngham i al anceol at a ) 、樟树 ( Ci nnam om um cam phora ) 、红豆杉( Taxuschi nensi s ) 、 鹅掌楸 ( Li ri odendron chi nense ) 、 木莲( M angl i et i a f ordi ana ) 、木荷 ( Schi m a superba ) 、栲树( Cast anopsi sf argesi i ) 、 钟萼木 ( Bret schnei dera si nensi s ) 、柔毛油杉 ( Ket el eeri apubescens ) 、 福建柏 ( Foki eni a hod-gi nsi i ) 、 闽楠 ( Phoebe bournei ) 、 马尾松 ( Pi nus m assoni -ana ) 、 榉木 ( Zel kova serrat a ) 、 银杏 ( Gi nkgo bi l oba ) 等植物也为苗族村寨的生态环境奠定了物质基础。
2.2 苗寨建筑中的枫香
苗族人民自古以来就敬畏尊崇自然,他们把植物视为有灵性的物种,在建造房屋大多会选择枫香和杉木做为主要的建筑材料。 在黔东南地区, 仍有用枫香做房子中柱的习俗。 房子的中柱是整座房子的重要结构,用枫香做中柱, 寓意祖先与家人同在, 以保佑后代兴旺发达、 平安、 健康、 快乐 [ 4] 。苗族建筑结构多为吊脚楼形式, 主要分 3 层, 第 1 层用于圈养牲畜和家禽, 堆放杂物等; 第 2 层以住人为主; 第 3 层一般用作存放粮食。整个村寨的建筑高低错落、 依山傍水, 初次走进苗寨,极具民族特色的建筑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村寨附近、 某些特定位置及寨头寨尾会种植大量的枫香、 楠竹( Phyl l ost achys het erocycl a ) 、 芭蕉( M usa basj oo ) 、 樟树、 棕榈 ( Trachycarpusf ort unei ) 等极具地域特色的植物。
枫香植株高大,树冠成荫,是苗寨内独特的风景树。春天, 枫香冒出嫩绿的叶芽, 给苗寨带来生机; 秋天, 漫山红叶给苗寨增添色彩。 不同季节枫香的色彩变化, 不仅与苗寨的木制建筑相得益彰, 且美化了环境,还给整个苗寨营造一个和谐神秘的氛围。
2.3 苗族生活中的枫香
苗族人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过程中,对植物的认识和利用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其中药用植物和日常食用植物作为苗族人民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不仅满足人民的需求, 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大部分苗族地区每人几乎都能认识掌握几种至几十种药物治疗方法,有些地方每户人家在自己的房前屋后均种植一种至几种常用草药, 以备不时之需。 枫香不仅作为苗族的保寨树和神树, 她的药用价值也是非常高的, 全株均可入药。
在人们的日常饮食中,枫香作为一种优良的木生食用菌的优良树种,凭借苗族地区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优势, 食用菌的生产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不仅满足了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 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苗族最具特色的三色饭制作, 是用染色植物做成的, 是提取新鲜的红蓝藤叶、 枫香、 刺蕊草 ( Pogost em on gl aber ) 、 黄姜( H edychi um f l avum ) 、 南烛木叶( Lyoni a oval i f ol i a) 、 密蒙花 ( Buddl ej aof f i cei nal i s ) 等植物的汁液将糯米染成红、黄、 黑、 蓝等颜色 [ 5] , 药味甘香, 饭团甜滑, 形态美观, 营养丰富。
2.4 苗族人心中的枫香
《苗族史诗》 上记载的神话和传说, 记录着苗族始祖母妹榜妹留从枫香树干树心生出来的美丽故事, 苗族与枫香或蝴蝶之间的关系,在远古社会就试图用图像对其进行表达。 枫香与蝴蝶作为民族识别的一种 “外在符号” , 在其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苗族把枫香木做成鼓,或者把枫香叶子和蝴蝶绣在衣饰上,刻在图腾上, 强化了它作为群体徽记符号, 从中获得信心和取得力量。同时也因为枫香刚直不阿的个性和蝴蝶多姿多彩的生涯, 使他们记住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待世哲学。苗族对枫香和蝴蝶的图腾崇拜的进化进程,虽然经过了时间的裂变和空间的扩散, 仍然被苗族人民所接受,表示了苗族的起源、 体系、 习俗和文化状态的单一性演变和信仰的零散坚守 [ 6] 。苗族人民将枫香等同于人来看待。他们将枫香称为 “一千年的爷爷” , 奉它为祖神。 枫香身被裹了红布或贴了神符或是修了菩萨庙在树脚,逢年过节及其他重大的节日, 村民总要烧香纸、 “挂红”[ 7] 、 杀鸡来拜祭, 树木的枝干断裂、 枯枝落叶也不能采踏、 带回家, 要绕道而行, 任其自然的腐烂、 风化。 此外, 在苗族不断地迁徙择地而居的过程中, 经常用枫香来决定去留。 具体做法是在迁徙之前,苗族们会先到住房旁的古枫香下进行祭祀, 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向枫香神进行告别仪式, 同时祈求枫香神能够保佑全族在迁徙途中平安无事。然后由一位老者挖几株枫香幼苗以便到新的居住地栽种。当迁到一个新的地方时, 首先要做的便是栽一棵枫香,以枫香的成活与否作为去留的依据。如果所栽的枫香活了, 那么便可以在此地长久的居住, 反之则继续迁徙以寻找到枫香能够成活的地方居住。枫香在苗族人的心中是生殖神象征, 在 《人类起源歌 · 砍枫香树》 中枫香的各个部分生出泥鳅、 铜鼓、 猫头鹰、 燕子、 鹡宇和人类的母亲—— — 蝴蝶妈妈。每年农历二月初二举行的 “二月敬桥” 就是人们用枫香木架桥来求子之用。此外, 人们还将枫香埋在 ‘鹳堆’ 中祭祀, 祈求繁衍子孙、 开枝散叶。
3 结语与讨论
3.1 枫香的民族地域特色
苗族在枫香的应用上, 有着明显的地域性, 并与其民族文化密切相关, 表现出浓厚的民族地域特色。 苗族与枫香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每一个苗寨都种有枫香, 形成了 “无枫不成寨, 无寨不有枫” 独特的村寨民族植物文化。 枫香作为苗族的 “保寨树” 、 “风水林” 、 “生殖神” 、“生命树” 和 “外在的符号” 是苗寨的一道风景, 更是苗族人民心中的神树。枫香在苗寨中得到有效的保护与应用, 对当地的经济、 文化、 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并为苗寨的旅游发展, 奠定了良好的生态物质基础。
3.2 苗族与枫香的渊源
苗族与枫香的渊源主要体现在枫香的神话意象和图腾崇拜上, 与苗族特有的地理位置、 生态环境、 社会结构、 群体遗传、 文化积淀等因素息息相关。苗族虽然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是属于本民族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在口耳相传中随着时光的流逝其积淀愈来愈厚重, 关于枫香的神话故事在经历了千百年社会的激烈动荡和民族大迁徙之后,至今仍能够在苗族地区流传下来直至被整理译注成文本形式,这充分说明了苗族人民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传承非常重视。
3.3 植物文化的传承与传播
学者们对苗族枫香的研究由之前的 “被提及式” 浅谈层面到现在的从神话学、 宗教学、 哲学、 园林美学、 伦理学、栽培学、服饰和习俗文化等多个角度对之进行“解析式” 研究。 但是从神话学、 宗教学、 哲学、 习俗文化方面的研究还比较少。所以枫香的民族文化在少数民族地区是丰富的,但对于其他民族的人们来说仅限于她的园林美学、 栽培技术等方面的研究。 为了更好地弘扬枫香的民族文化, 应该有针对性地进行调查, 并加以运用。